游客发表

有些孩子的父母为了省下路费,甚至一年都不会回家一次。 有些孩五点钟就喊我起床

发帖时间:2019-09-08 05:37

  每天十二点后通知我才准睡觉,有些孩五点钟就喊我起床。天天想什么时审就把我拉去。真打 得要命呀!有些孩有一次三个壮男人把我推倒,围着踢我。浑身上下不分地方使足劲踢,鼻子哗哗 流血,他们就用我抄写的毛主席的“最新指示”堵鼻血,嘴肿得多少天没法吃东西,每次我 都以为这回要把我打死了。

我去边疆,父母为了省离国境线还有二十里地,父母为了省好荒凉。一到那儿就觉得终于把那倒霉的出身扔掉 了。可是同一小组带队的,把我的出身说出去,还向大队党支部汇报了,大伙一下子全知道 了。怎么办?拚命干活吧,就这一条路。农村和别的地方不一样,说到底还得干活,干活就 有饭吃,能干活人家就瞧得起你。人们是在生存线上看待一切。好,你能干我就能干,你能 干四分我干八分,你能干五分我干十分。背着出身,咳着牙地干,我要在农村立住脚跟。年 底大伙都回家探亲,也叫我回家,我不回去,我说我没家。唯一分红最多的是我,我拿二十 七元。我留下十元,那十七元寄给家里去。只要大队叫我做的事,再苦也做。大冬天他们叫 我去刷大标语,在墙上写美术字,刮着西北风,内蒙的西北风比这里厉害多了,我就穿件军 褂子,攥刷子的手冻得张不开,写着“毛泽东思想万岁”、“社会主义好”,心里真不是滋 味。连件棉衣也没人借我保一保体温。要在内蒙这块大野地里站住脚也这么难?我这还不是 诉苦,还是说我的处境。我去到管教科,下路费,甚哥哥弟弟都在那儿,下路费,甚见我就乐了。法院念了我的《裁定书》,就几句 话,说我“在文革的言行,构不成反革命罪,通过申诉和复查,宣告无罪释放。”然后把 《裁定书》恩赐一般递给我,又给了我十几块钱,一些粮票;一叠证明信,用于到派出所报 户口,到粮店登记粮食配额,到工作单位报到等等。别的什么都没有,人就出来了。简单得 和当初进去的情况一样,而且一样不清不白。

有些孩子的父母为了省下路费,甚至一年都不会回家一次。

我三月份回来后,至一年都“五一”就回儿童医院上班。休息了两个月。因为亲戚朋友来看我的 特多,至一年都再有在家反而睡不了觉,脑子里尽是事,你说能静吗?原先三个人想一块死,结果活 了我一个。这滋味不好受。好多入都说活下来就算相当不错了。那么多大领导人,都是跟毛 主席出生入死在一起的,爬雪山、过草地,照样不也是家破人亡吗?比你惨的不知多少,人 家不照样硬挺腰汗撑着活着吗?我嫂子说当时把我和我妈都拾到医院,会回家一次医院一看没我妈妈的事,就把我留下来,硬叫家 里人把我妈妈拾定。我傻吧!有些孩这就是当时的我。

有些孩子的父母为了省下路费,甚至一年都不会回家一次。

我傻不吸吸,父母为了省还以为像电影里那样,父母为了省打前边铐,不对。三个人把我按在地上,反镑。先 把两条胳膊反关节别向后,铐子是扁圆的,套上不能转动手腕,然后楞掰胳膊往一块兑。就 觉得肩窝的肌肉全绷起来,生生地撕裂。铐住后,人都坐不下来。我脑门直掉汗珠子,牙打 战嗒嗒响。我说:“好呵,你们还有法吗?我有公民权呵!”我申诉了二十多次,下路费,甚也没人理我。出来之后,下路费,甚要回厂工作,革委会主任说了,他要回 来,先把他腿打断了再说。就楞不肯收,我借钱也不给。没工作没工资,又地震没房子,我 们房子早让他们霸占了,那时叫“压缩”。这种事都是街道积极分子干的。有问题的人房子 都得压缩。腾出房来,他们搬进去。我结婚是两间,楞叫我老婆搬出来,另给一间小破屋。 地震时又坏了。我放出来算落实,心气儿还挺高,大年三十中午去找房管站管房子的,房管 站那伙人,真油。我一说,他说我不是管落实的,管落实的今天休息没来。隔些日子再去, 还这套。后来才知道,就是他管落实。到今天也没解决,这就别说啦。落实能落到我们这小 老百姓头上?顶多落在名人、领导干部头上。他们是门面人,对吧!

有些孩子的父母为了省下路费,甚至一年都不会回家一次。

我十四岁离家外出求学,至一年都二十岁参加工作,至一年都打解放前到解放后,一直搞铁路设计。五六 年那年定为高级知识分子,算副教授,政府还发了证书。我懂得好几门专业知识,又有实际 经验,包括施工、管理,加上当时年富力强,是我们设计院的技术骨干。这可不是瞎吹牛, 有好几条铁路干线都是我主持设计施工的。那时干劲可叫大呀,常常激动得自己夜里合不上 眼。

我时时想过,会回家一次那场灾难过后,会回家一次曾经作恶的人躲到哪里去了?在法西斯祸乱中的不少作恶 者,德国人或日本人,事过之后,由于抵抗不住发自心底的内疚去寻短见。难道“文革”中 的作恶者却能活得若无其事,没有复苏的良知折磨他们?我们民族的神经竟然这样强硬,以 致使我感到陈阵冰冷。但这一次,我有幸听到一些良心的不安,听到我期待已久的沉重的仟 悔。这是恶的坚冰化为善的春水流露的清音。我从中获知,推动“文革”悲剧的,不仅是遥 远的历史文化和直接的社会政治的原因。人性的弱点,妒嫉、怯弱、自我、虚荣,乃至人性 的优点,勇敢、忠实、虞诚,全部被调动出来,成为可怕的动力。它使我更加确认,政治一 旦离开人道精神,社会悲剧的重演则不可避免。这个比较外在的女孩子很能干,有些孩健谈、有些孩有头脑,我同她说得来,越说我们关系越近。原 来我们还是一个城市的。一次我问她家住在哪儿,她一说,吓我一跳,万没想到她就住在我 们最早被轰出来的那所房子,她家就是那个高干,她就是那高干的女儿,你说多么巧,简直 有点戏剧性了。再问她,她还是个双料的高干家庭,父母都是相当高级别的干部,而且她是 “文革”初期的一个红卫兵,抄家的红卫兵,还是个红卫兵头头。我要命也不会想到和这样 一个红五类交朋友,和一个女红卫兵谈恋爱,这倒是挺带劲的。我动了心,我想我是没有出 头之日了。人人都说我是狗崽子,但我这回偏要看我是不是能和这个红五类结合。如果结合 了,看看到底是什么结果。我想这肯定要遭到她家里反对,可是愈反对,我愈要这样做。坦 白说,我有一种报复心理。我就抱着这目的,和她交上朋友了。我还想看看这事成了,你们 红五类那些人怎么对待我。当时我的压抑感相当强,就是想爆发,在社会上我要爆发了就准 是反革命,我只得想用这种方式,比较损的方法。我说就要和你们红五类结婚攀亲,娶你们 的闺女,你们不是说不行吗,你们看吧就得行,看看到底行不行,看我的。

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故事,父母为了省本来是我自己想把它写成小说的。特别是昨天晚上发生一个奇 妙的情节,父母为了省它自我就完成为一部绝对精彩的荒诞剧。可惜我不能写!一是因为这故事的主人 公是我亲戚,二是这故事完全不用再虚构,照原样写出来就足能把贝克特、尤涅斯库那些荒 诞派大师们气死。我一想,你的“一百个人”里肯定没这种典型,送给你吧!你这家伙,好 运气总是自个儿去找你,而我总是到手又飞了,没办法!但你必须答应——事后还给我一个 好故事怎么样?咱可谈妥了,君子协定?呵哈,当然我不要你还,我是因为你那“一百个 人”里不能没这个典型,才拱手相让,自送给你的。我来讲——这个县地处当年水泊梁山的旧址,下路费,甚县招待所传说是宋江的乌龙院,下路费,甚还有一个残破的塔, 也是那时遗物。我们“支左”人员总共一百零八员,和梁山好汉一百零八将正好巧合。我们 笑了,说一百零八将回梁山来了。谁不想看看《水浒传》里的水泊梁山?出发时的心情相当 愉快。

这故事的主人是个八岁的死刑陪绑者。怎么,至一年都你不信?对,至一年都八岁;不是十八岁。她面对 一口枪时,并无绝望心理,相反认为好玩。你别急,我说这故事马上讲给你,而且完全如实 地讲,不加一点虚构的演染。我知道你要求一种事件本身的彻底真实。这话像引爆物。我姐夫像死火山,会回家一次一下于爆发了似的,会回家一次大笑起来。他竟然笑了!而且不 是以前那种怪样,而是真正开怀大笑!我姐姐说,当时他脸上的五宫就像花开那样,所有花 瓣都和谐地张开……更是不可思议。但这真的笑了,反而把我姐姐吓傻,以为他疯了,问他 到底出了什么事,我姐夫摇着手,笑得不能回答,而且只要他看电视上那两个相声演员一 眼,笑就会加剧一阵,直笑得捂着肚子,眼泪鼻涕流下来。我姐姐扶他上床,赶紧打电话绘 我,我赶去了,只见我姐夫蒙头裹着被子咯咯地笑,整个身子在抖,擂得床架子嘎吱嘎吱 响,好像得了寒热病。我掀开被子看他,确实在笑,但枕头上泪湿了一片。我问他:

热门排行

友情链接